74军将领忆37年南京撤退:到处是哭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
抗日战争开始时,我任国民党陆军第七十四军(俞济时任军长)第五十一师(王耀武任师长)第三O六团上校团长。淞沪会战逐渐扩大后,接南京军事委员会训令,我部奉命参加罗店、施相公庙的守备任务,前后固守八十五个昼夜。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初全线撤退,我部又调青浦、松江一线担任掩护整个战区部队撤退任务。任务完成后,我团尚在青浦,敌军已超越我一日行程,其先头部队已到苏州白鹅潭。为了赶上部队,我们在当地群众帮助下,穿越数遭敌人封锁线,于十二月初到达南京东南的上坊镇,淳化镇与本师汇合,参加保卫首都之战。


点击查看更多图片

我团到达上坊镇后,稍事补充,调整人员,准备继续加入战斗。一天,师长王耀武向大家宣布:上级来电话,召集团长以上将校军官到中山陵听委员长训话。

上午八时许,全军团以上将校军官约四十余人陆续抵达军部,由军长俞济时率领向中山陵前进,途中躲了几次敌机轰炸,到达陵园墓道中间厅堂时,见到冯玉祥、何应钦、白崇禧、唐生智等高级将领已经到达。休息一刻钟后,蒋介石一行才乘车到来。蒋着戎装,表情严肃。他强调守卫南京的重要意义,戏剧性地向大家推出唐生智,并任命他为首都卫戍司令长官,要求我们绝对服从唐的指挥,共负保卫首都的重任。其实唐生智早在十一月二十日就被任命为首都卫戍司令长官了。

师自上海战场转南京后,奉命担任方山至淳化镇的守备,我团为师预备队,驻宋墅附近,任务是策应第一线部队的战斗,重点保持于师的左翼。十二月七日,我团接到师部命令。要我团策应第一五一旅(旅长周志道)作战,立即派一个营守备湖熟镇。我即派第三营胡豪营担任是项任务,他们与数倍之敌血战一天一夜,阵地屹立未动。八日,敌后续部队源源增加,大量坦克、重炮、飞机均加入作战,第一五一旅的程智团和张灵甫团阵地均被敌军突破,部队纷纷后撤。是日,师长下令转移阵地,我团撤至光华门外飞机场布置新阵地,继续抵抗。我到达飞机场后,见到有几架残破机体东倒西歪地停在机库内无人看管,油库、零件库储存物资不少,也没有人过问。

八日晚,我团布置阵地完毕,守至深夜,从牛首山撤退下来的部队要通过我团防线。为防止敌人乘隙突入,被我阻止。经询问,得知该部番号为第五十八师。有位姓吴的营长对我说:“牛首山防线已被突破,部队损失严重,被打得七零八落,我只带一个连冲出来。”他还告诉我,敌军部队跟随而至,叫我作好准备。凌晨,第一五一旅也接着从淳化镇撤退下来。据周志道旅长亲自告诉我,敌军坦克和步兵紧跟后面,应作好一切准备。随后师长王耀武坐吉普车也到我团阵地。他说现在情况紧急,守备南京外围的阵地和据点,经过三昼夜激战,敌军主力部队已增援上来,淳化镇、方山等处均被突破。他命我团调整部署,在原阵地除留少数警戒部队外,主力撤进城,利用城垣为阵地,守备中华门到水西门之线。